快捷搜索:

会儿青璃已经受够了他们马上站出来高吼一声

你在说一遍,说谁不是人呢?”
 
    青莲一边跟剑奴瞪眼睛,一边开始纠结起来,自己到底算是魔女呢,还是人类呢。
 
    这会儿青璃已经受够了他们,马上站出来高吼一声:“都够了没有?如列先生,你到是给说句话啊,看他们一个个像什么样子。”
 
    一直一言未发的萧如列,缓缓起身:“这个,我……常言说,清官难断家务事,这些应该算是主上的家务事,我……我说不上话,总之大家别吵就对了。”
 
    “家务事?如列先生,你能不能说明白一些?”青莲在那里问了起来,一边青璃却在那里直挤眼睛。
 
    但是青莲好像还没懂,问:“你朝我挤什么眼睛啊。”
 
    而这时剑兰却突然转身离开。
 
    青莲不解:“她这是怎么了,说不过就说不过,怎么还带生气往外跑的?”
 
    萧如列无奈地摇头,然后说:“剑奴,你还不去追你妹妹,对了我也跟你去吧。”
 
    说完跟着剑奴两人追了出去。
 
    随着几人相继出去,青璃白了青莲一眼:“我说妹妹,是不是就你没看出来啊。剑兰这丫头,也中意阳哥,不然如列先生因何说这是家事?”
 
    青莲大呼:“啊?这么说这丫头是站在咱们这一边的,那为何我一说女王如何,她就生气?”
 
    青璃笑了:“废话,妹妹都气成这样,你觉得剑兰妹妹,是在生你的气,只是女王对她有恩,她又是女王的人,没法不跟你发作,现在懂了?”
 
    青莲摇头:“你们人类真麻烦,喜欢就大声说出来嘛。”
 
    青璃又一阵笑:“呵呵,这么一说,那个女王算不算直接?可是妹妹又不喜欢,到底是人类麻烦,还是妹妹的心里乱了?”
 
    青莲听完把嘴一呶:“姐姐,你取笑我。”
 
    青璃说:“好了,现在还是在这里等阳哥回来吧,我们应该相信阳可不是么?”
 
    青莲点头,开始等秦阳回来。
 
    王室,内殿。
 
    女王直接把秦阳唤进了平常起居的内殿,看得出来她刚才并非说说。
 
    秦阳也是对于女王的直接给惊呆了,心想怎么王室成员都是这么开放的吗,这怎么说着说着,就带进了了自己的房间了。
 
    内殿装修得富丽堂皇,甚至用美得不可方物来形容也不过,当然也包括女王本身这个美女,跟这殿内装修简直就是相形益彰了。
 
    云顶檀作梁,水晶玉璧灯……
 
    而女王把秦阳带进了内殿之后,直接就身体非常酥软肋地坐到了就近的CHUANG边。
 
    沉香木打造的床榻,边上悬着传说中鲛人吐丝,所织就的绡宝罗帐,此情此景,真是让人浮想联翩。
 
    但是秦阳此时哪有这个心情,如果真如女王前面殿内隐诲地提出的所谓要求,秦阳要是答应,跟那些只会生产下一代的某种动物,有何区别。
 
    虽然南离界,不在乎男从多娶几个女人,但是前提也得是两情相悦吧,秦阳心想:“这又不原来那个世界的PAO友,完事之后,大家毫不相干。所以这事不能答应。”
 
    想到这里秦阳说:“女王,如您所说,前面的事情,这匡扶王室本就不是我秦阳的职责,但是我可以答应你让这南离界恢复该有的秩序,而不是变成妖魔横行,战祸四起的世界,至于后面的事情,女王恕罪,秦阳办不到。更何况这男女之事,本就该两情相悦,顺其自然不是么?”
 
    秦阳直接义正言辞地回绝了,根本没给那达女王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