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眼见诸葛青山出来,那人现了身形,一拱

 看来这位那氏女王,并不是对剑兰这个都尉知无不言,有些事情好像还是有所保留,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怕是要等女王召见以后,才能知道了。
 
    秦阳他们在偏殿等着女王,那边诸葛青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,越想他心里越是郁闷,这剑兰不过才见秦阳一而已,怎会如此,难道她就看不出我诸葛青山的心吗?
 
    虽然秦阳确实出色,但是凭什么只见一面,就把我诸葛青山比了下去,凭什么?
 
    正在独自郁闷的诸葛青山,突然感觉屋外有人偷听,马上提着兵器出去:“什么人,鬼鬼祟祟的,出来。”
 
    眼见诸葛青山出来,那人现了身形,一拱手:“哈哈,青山兄是我,上次一别我们也有些时日没聚了。”
 
    诸葛青山一下子认出来人,上届圣子榜一招落败的祝洪音。
 
    “原来是洪音兄,虽然知道你实力了得,但是王室重地,洪音兄如此自由出入,就不怕吗?”
 
    祝洪音大笑:“哈哈哈,当然怕,不过只要你青山兄不出手,我又惧何人,而且当日也只一招惜改而已。”
 
    后面祝洪音特意强调,看得出来,他非常在乎这个输赢。
 
    诸葛青山点头:“这话却也不假。”跟着单刀直入地又自相问:“那么,不知洪音兄,今番来此又是何目的?”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章 女王召见
 
    被询问目的的祝洪音,听完笑着说:“如果我说只为青山分忧而来,你会信吗?”
 
    诸葛青山摇头:“当然不信,因为我们可一直是对手,所以有事不妨直说,不然请回,这里毕竟是王室,而且我并不想与你交手。”
 
    祝洪音大笑:“好,诸葛兄就是诸葛,就喜欢你这快人快语的样子,那我就说了,我其实此番前来,皆为秦阳之事,诸葛兄如果不想心爱的人被抢走,那么不妨听我说完,但是如果忌惮秦阳是女王的座上宾,而不敢有所行动,那么祝某这便离开。”
 
    祝洪音的话,一下子说到了诸葛青山的心坎,有些人就是这样,一但为感情的事所左右,那么就会失去基本判断力,甚至这会诸葛青山,都没有想过,这么辛秘的事情,他祝洪音凭什么知道的。
 
    若非因一个情字,此时的诸葛青山必然警觉,这个祝洪音吃了熊心豹子胆,居然敢背地监视。
 
    但是现下的诸葛青山,满脑子全是剑兰那句对秦阳仰慕已久,难道朝夕相处的他,还不如一个素未谋面的秦阳不成?
 
    还有秦阳身边那个剑奴,如此嘲笑我诸葛青山,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,敢对王室不敬这一切的一切,全在诸葛青山心里,因为剑兰一事,植出了仇恨的种子,在心中开始发芽生根。
 
    诸葛青山一番剧烈的思想动荡后,说:“说吧,你打算让我怎么做,只要不伤害女王,还能把秦阳弄走,咱们不妨合作。”
 
    祝洪音大笑:“很好,不愧是我的青山兄,能为女人疯狂到如此,也算是性情中人。”
 
    祝洪音早就等不及了,现在他觊觎秦阳的实力,不敢亲自动作,这会正好有诸葛青山这个单想思的痴情汉,可得好好利用一下。
 
    虽然纳兰建仁的交代,是到了这届圣子大赛在行动手,但是他担心迟则有变,纳兰建仁可是说过,能办此事的不只他祝洪音一人,还有他的亲弟弟祝洪奇,他绝不可以让弟弟抢了这个风头。
 
    亲兄弟又如何,这个世界没有权势地位,一乃同胞也会互相鄙视,就是这么现实。
 
    所以急于求功的祝洪音,开始了提前的行动布置,阴差阳错间,得知秦阳一行人到了王室,而且没有一众强者随行,只带了几个随从,这正是他下手的好机会。
 
    但是一路尾随,几次都要动手,发现秦阳身边的剑奴很是难搞,所以一路居然追到了王室,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,却突然给他发现,感情这个诸葛青山和那个女人之间还有这层关系,这才定下了计策,想要借诸葛青山的手除掉秦阳。
 
    诸葛青山哪知祝洪音的心思,说:“我与这秦阳并无仇恨,只求着把弄走,你不会胡来吧,这样女王那边我没法交代,毕竟他是女王请来的客人。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